云南曲靖一医院给患者输注过期液体相关责任人待岗

港口机械
itznsync.com

中新网3月17日电 近日,云南省曲靖市第一人民医院护士给患者输注过期液体一事引发关注。该院16日就此事发布情况通报称,相关情况属实,已对责任人进行待岗处理。目前,患者暂未发现因输注液体后导致的不良反应,医院将严密观察病情变化。

通报称,3月14日,该院肿瘤科护士在输液过程中给患者输注“过期脂肪乳剂”,接到报告后,医院高度重视,立即组织医务部、护理部等相关职能部门及时进行调查。经调查,输注的脂肪乳剂有效期为2018年2月至2020年1月,情况属实。医院诚挚向患者、家属及社会表示深深的道歉,并采取了以下措施:

直至当年9月1日,胡文生家人也没能等到要归家的胡文生。那一天,华南理工大学发来一封电报,说胡文生“没上学”。随后,胡我惠跟随一个亲戚,拿着借来的400元现金,前往学校寻找胡文生,“一切消息全无。”

一是由分管副院长及相关职能部门、科室负责人及时到病房多次看望患者,代表医院向患者及其家属诚恳地道歉。

2016年6月份,胡我惠把自己失眠的事情告诉储婧婧,说自己一直想着胡文生,希望储婧婧能打探一下胡文生的下落。胡我惠说,胡文生很喜欢看天文、地理方面的东西,还喜欢中国象棋,他曾在胡文生的寝室,发现儿子还没来得及寄送给一家中国象棋组织的信,大致意思是探讨中国象棋的新走法。

栾长宏回忆,胡文生的成绩非常好,学习和动手能力都很强,大二下学期他还在自学日语,甚至他还表达过考研究生的想法。胡文生平时虽然不会主动和人打交道,但他与同学相处很好,失踪前没有什么征兆。

胡文生的父母曾是教师,“外公之前是岳西县汤池小学的校长,外婆是老师,现在他们都退休了。”储婧婧称。

学校当年为了寻找胡文生,特意指派两人,沿华南理工大学到胡文生回家的路上找寻,但没发现任何线索。家人随后在广州市报警,最后广州市公安局刊登了一张寻人启事。

胡文生在家排行老四,有一个姐姐,两个哥哥和一个弟弟。

当地记者到胡我惠家里,试图了解这件事时,胡我惠说自己都快绝望了,他一直想找,可是不知道找谁,一点线索也没有。在记者临走之前,他双手合十,非常正式地给记者鞠了一躬。“到时候要是找到了,非常感谢。”

失踪前给家里寄信,规划回家线路

今日(4月30日),储婧婧说,自己之所以这么积极,想尽快寻找到胡文生的线索,不仅是因为老人年事已高,还因为自己内疚。她曾经把岳西中学奖励给胡文生的字典弄丢了,“这东西对老人是个留念,毕竟家里已经没多少三舅留下的东西了,上面还刻了学校奖励的印章。”

通报称,曲靖市第一人民医院向社会作出郑重承诺,医院将深刻汲取这次事件的教训,举一反三,全面加强医院管理,确保医疗质量与安全。

此后,储婧婧更倾向在网上登记胡文生的失踪信息,但她发现已经有人在网上登记过。胡我惠说,胡文生的兄弟也曾多方寻找,胡发祥还曾在南昌出差时拜托当地派出所的朋友多留意。储婧婧目前在很多平台发布过寻找胡文生的消息,包括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、宝贝回家等,但均没有线索。

日前,82岁老人寻找失踪34年儿子的事情引发关注,4月29日,有人联系到储婧婧,称自己与胡文生年纪差不多。他建议储婧婧寻找一下之前的黑工厂,他曾遇到过黑工厂的人,试图带走自己。

二是组织相关专家对患者病情进行评估。经评估,目前患者暂未发现因输注该液体后导致的不良反应,医院将严密观察病情变化。

储婧婧想到,此前有人曾在广州“寻亲群”联系自己,自称是胡文生的干儿子,对方自称知道胡文生和别人一起去过长城,而且胡文生还曾住在自己家。由于口音问题,储婧婧听不太懂。此外,她认为胡文生在广州读书,去北京的说法不太能说通,而且对方自称是胡文生的干儿子,这让储婧婧有些怀疑,“当时未在意这件事情。”

栾长宏告诉新京报记者,华南理工大学的无线电系在当时很热门,录取分数很高。现在的电子科技大学(原名成都电讯工程学院),便是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系与其他学校的相关系别组建成的。

在弟弟胡迎久的印象中,胡文生是那种平时看上去不怎么学习,但每到考试,成绩就特别好。

爱好广泛,看书很杂还“会点拳脚”

2016年暑假,储婧婧打算再次报案,但因老人年纪太大不便前往广州。目前,公安部门已注销胡文生的身份证号,自己曾打电话过去查询,“好像是把他列为失踪人口了,若警方有消息会联系我们。”

云南省曲靖市第一人民医院官方微博截图

三是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了待岗处理,并将对该事件进行深入调查,在进一步调查的基础上,将对相关科室(部门)及相关人员做出严肃处理和问责。

4月29日,储婧婧介绍,当年回家需要学校统一订票,听胡文生同学说,有学生在食堂捡到了胡文生回家的火车票,之后还给了他。栾长宏称,最后见到胡文生的同学,当时把他送到校门口坐上了22路公交车。

后来再和胡我惠交流,得知在长城上发现胡文生的笔迹时,储婧婧想再次寻找此人,“不知是什么原因,他被踢出‘寻亲群’了。”

姐姐胡翠平回忆,胡文生初中时期会找地方抓蛇,打算把蛇卖到镇上。有一次坐车回家,胡文生意识到司机带他回家的路线与之前不同,感觉到危险的他偷偷跳车,徒步回到家里,到家时已经是半夜。

4月28日,二哥胡发祥告诉新京报记者,胡文生小时候是一个活泼的人,因为当时通信不发达,失踪前曾从大学多次给他寄信,聊一些学校的见闻和生活日常。胡文生失踪前一段时间,还寄信说要回家。胡发祥说,对于弟弟的失踪,他觉得很奇怪,胡文生在信中没有任何心情不好的表现。

4月29日,胡文生大学同学栾长宏称,胡文生很聪明,也非常喜欢读书,看书很快也很杂。甚至偶尔他也喜欢练些功夫,“会点拳脚.。”因为一张借书卡只能借两本书,所以胡文生会借自己的卡,希望“多借两本”。

胡发祥回忆起弟弟寄给自己的最后一封信,其中提到胡文生暑假想要回家,并写了计划线路。信中的路线是7月15日坐火车离开广州,先到江西南昌,然后去九江庐山游玩,最后返家。“不知道最后他有没有去庐山。”

胡文生最后一次和家人联系,是大二下学期暑假(1986年7月10日)前,他曾寄给二哥胡发祥一封信,说明回家路线。临近放假时,胡文生又给家里寄了一封信,说自己痔疮犯了,“迟几天回家。”

胡我惠说,自己在三四年前,无意间看到“北京长城砖墙遭遇‘刻字留念’”的新闻。其中,在已经被划刻的名字上,他看到有“胡文生”三个字。胡我惠说,刻字的笔迹与胡文生很像。他知道世界上重名的人肯定很多,但胡文生写“胡”字和别人不一样,尤其是“月”的写法。

胡我惠说,自己现在非常后悔,在没有找到胡文生的线索前,自己便从广州回到安庆市,现在连胡文生是生是死都不清楚。“也不晓得有多少个夜晚失眠了,白天有事干还好一点。一到晚上,有时候整夜通宵(失眠)。”

胡迎久说,胡文生特别聪明,很喜欢鼓捣一些收音机之类的,也会对其进行拆卸组装。胡迎久认为,胡文生有自己的小世界,即使两人年龄差不多,他也没有特别了解胡文生。

在储婧婧当年写的一封求助信上,提到胡文生曾与同学在食堂发生纠纷,“但距离失踪时间很远。”栾长宏说,当时有医院征用了学校的一个食堂,学校3000余人挤在一个食堂吃饭,“算是一次很普通的纠纷,人多了挤着都会打起来,当时很正常。”

胡我惠说,自己曾在“北京长城砖墙遭遇‘刻字留念’”的新闻里,发现了胡文生的名字,笔迹和胡文生很像。胡文生的外甥女储婧婧也曾接到过一个来自广州的电话,对方称胡文生确实去过长城。“我外公今年82岁了,特别希望可以在有生之年可以见到舅舅。”

82岁父亲全网寻人引发关注

“可能真的去过北京长城”

Related Post